八方藝術學會
首頁關於八方本會芳名錄活動花絮訊息公告聯絡我們會員中心網站總覽交換連結


首頁 / 主頁 / 文章分享

槐文化千古流芳

作者:沈榮槐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其中百家爭鳴,百花綻放,各有風情特色,世所共知;槐文化也在神州大地,歷數千年,屹立長青,讓千千萬萬的中華兒女,鍾愛讚賞,流衍不斷,成為中華文化優美的一環。

  槐樹是高貴樹木,樹性剛直,堅定樸實,不論是豐田良土或貧瘠旱地,都能落土生根,自立自強;幼苗自破土之日,即迥然不俗,不改變挺拔向上之追求,長成大樹,樹幹茁壯,樹冠濃蔭茂密,連身上槐刺也是愈老愈堅,其材質至佳,耐腐耐久,剛烈不朽,堪為建屋的棟樑上品。
在春深四、五月,槐樹開花時節,花色美麗清秀,像一串串瓊珠玉墜掛滿樹冠,香濃馥郁,清芳溢遠,清高孤傲,卓爾不群,耐人觀賞;其花含芳香油,莖皮、根、葉皆可供藥用,莢可榨油,作肥皂及油漆原料,葉可作飼料或綠肥,花葉亦可作食材、可說樹身處處皆是寶,自古即是華夏民族所珍愛。

  古人立鄉社,必栽樹木,槐樹是西周時代的社樹之一,《尚書》即載:「大社為松,東社為柏、南社為梓、西社為栗,北社為槐。」《周禮》有「面三槐,三公位焉。」記載,說是周代宮庭,種有三棵槐樹,朝見天子時,當時朝廷中三種最高官職─太師、太傅、太保,位於槐樹之下;而《太公金匱》一書中,有姜太公向武王進言,「請樹槐于王門內」以待神的記載,說明槐樹是社神所憑依之主,植槐就是使社神有棲息之處;春秋時代,齊景公愛槐樹,派人看守,並下令「犯槐者刑,傷槐者死。」也因此發生一段曲折的孝女救父、宰相晏子愛民的事件;這些古老故事,傳頌至今,還讓人聽了津津有味。

三國時代,有三位名士分别作《槐賦》,詠讚槐樹,王粲頌曰:「惟中堂之奇樹,禀天然之淑姿;超疇畝而登殖,作階庭之華暉;形棉柿以條暢,色采采而鮮明;豐茂葉之幽藹,履中夏而敷榮;既立本于殿省,植根柢其弘深;鳥願栖而投翼,人望庇而披襟。」
曹丕贊曰:「有大邦之美樹,惟令質之可嘉;托靈根於豐壤,被日月之光華;周長廊而開趾,夾通門而駢羅;承文昌之遂宇,望迎風之曲阿;修幹紛其璀錯,綠葉萋而重陰;上幽藹而雲覆,下莖立而擢心;伊暮春之既替,即首夏之初期;鴻雁遊而送節,凱風翔而迎時;天清和而溫潤,氣恬淡以安治;違隆暑而適體,誰謂此之不怡。」
曹植賦曰:「羡良木之華麗,愛獲貴于至尊;憑文昌之華殿,森列峙乎端門;觀朱榱以振條,據文陛而結根;暢沉陰以溥覆,似明后之垂恩;在季春以初茂,踐朱夏而乃繁;覆陽精之炎景,散流耀以增鮮。」

這三位名士,都是當時的文豪俊彥,稱槐樹以「奇樹」「美樹」「良木」,用華麗詞藻,對槐樹的自然特點深入描述,歌詠讚嘆,他們崇愛槐樹之情懷,讓世人刮目相看。

在史冊中,《舊唐書》孫偓傳記載,唐學士孫偓,長安人,廳有槐木立柱,忽生枝葉,日漸長高,乃至穿檐而出,人皆稱奇,曰為「三公之兆」,後來孫偓果然官至侯位,執掌朝政。而《宋史》王旦傳記載,王旦父親王佑,官拜尚書兵部侍郎,好積陰德,嘗親手在庭院中種植三株槐樹,並說:「吾之後世,必有為三公老,此其所以志也。」後來,其次子王旦,果然於宋真宗時拜相,公正廉明,政聲卓著,於是天下人就稱他們一家人為「三槐王氏」,後來宋朝大文豪蘇東坡,還因此寫了一篇《三槐堂銘》,傳誦至今,「三槐堂」也因之成為中國王姓家族的堂號。

  在典籍裡,《談苑》一書中記載,宋朝吕蒙正,寄居寺院苦讀,應試畢回故里,見居室長一槐苗,高二三尺,葱翠矮健,是年高中狀元,後為宰相。《濟南府志》記載,明代有王伍,災年施粥槐下,飢民以草帽挂槐枝,入夜,王伍夢見枝所挂草帽皆為烏紗,後來其孫中舉,位居高官。

  在文辭上,古來稱皇帝宫殿曰「槐宸」,比喻三公或三公之位曰「槐鼎」「槐鉉」,三公的官署或宅第曰「槐府」,稱三公曰「槐卿」;而由於周代重視「三公面三槐」之禮法,古代書生便以博得三公之位而勤奮向學,参加科舉應試,後來科考便以槐指代,把赴考稱做「踏槐」,科考之年稱為「槐秋」,科考之月稱「槐黄」,所以「槐花黄,舉子忙。」「槐秋赴京,槐黄應試。」「槐催舉子著花黄,來食邯鄲道上粱。」「幾年奔走趁槐黄,兩脚紅塵驛路長。」這些詞句都是反映當時科舉時代之情景。

  這些典故、用詞,說明槐樹象徵崇高地位,寓含功名祿位,長久受到中國社會肯定,上至天子宰輔,下至莘莘學子,對槐樹的尊崇與喜愛,可謂有志一同,難分軒輊。

  槐字木旁從鬼,更頗有神異色彩,甚至被人尊為「神樹」,受到供奉膜拜。河北《唐縣誌》記載:「古槐在縣署二堂東,大數圍,高聳旁陰,無一枯枝,下有槐神祠。」山西《汾陽縣誌》載「仙槐觀在城隍廟之北,相傳其地有槐,枯朽如刳舟。金皇统中,遇異人投藥其中,倏長茂如初,故州人飾觀以仙槐名,今觀中他槐亦盛。」而在大陸民間,常見一些老槐樹下或樹旁,有人搭建小廟或高台,四周居民常來燒香叩頭,祈求保佑平安或解決困難;可見人們視槐樹為神,造祠立廟,加以供奉的信仰文化,長久深入民間。

  因為槐樹的「神格化」,在中國文學裡,也衍生出許多動人心弦的傳奇故事。

  譬如,唐李公佐《南柯太守傳》,寫淳于棼房宅邊有株巨大古槐樹,枝幹長而濃密,覆蓋幾畝地,蔭涼無比,淳于棼官場失意後,常常和一群豪俠之士,在槐樹蔭下飲酒作樂,某一天白日,他酒後忽忽入睡,於睡夢中,他到了「槐安國」,先是考中狀元,繼而當上駙馬,後來又成為封疆大吏,當了20年的南柯太守,榮華富貴,位極人臣,十分顯赫,還育有5子2女,家庭美滿,然好景不常,淳于棼先遭遇喪妻之痛,又逢強敵入侵,他率兵抵抗,卻戰事慘敗,丟了烏紗帽,最後被逐出國境,方才夢醒,見家僮掃地於庭,二客濯足於榻,斜日未隱於西,餘樽尚湛於東牖,而倏忽夢中,猶如度過一世,夢醒富貴已一場空,令淳于棼感嘆萬千,尋跡發現,古槐樹內,蟻群千萬安住其中,而數日後,大風雨交加前,竟全數不見,不知遷往何處。這個「南柯一夢」的故事,迄今一直膾炙人口。

  又如,中國古代四大愛情故事之一的男女主角董永和七仙女,也靠槐樹喜結良緣。傳說董永家貧,父喪無力料理後事,因而賣身葬父,七仙女為其孝行所感動,甘願冒天條戒律,下凡變為村姑,義助董永,並求老槐樹證婚,許配於董永,老槐樹為其誠心感動,顯靈開口,願做人仙之媒,董永遂與七仙女成婚,夫妻恩愛百日後,玉帝逼迫七仙女返回天庭,夫妻又在槐樹下忍痛分别,故事發展曲折動人;而老槐樹也因見證這件偉大愛情,因此得到仙氣,並惠及同類,因而有了「山東無死槐」的說法,如今許多地方的老槐樹,受到特別保護,又連結上「天仙配」的故事,也越發顯得神秘和浪漫,而齊魯之地古槐奇槐甚多,有名的有泰山斗母宮的「臥龍槐」、曲阜孔林中之「瑞槐」,皆相當奇特,令人讚嘆。

  也因槐樹自古受到國人的敬愛,國人愛槐、種槐,乃至用槐、食槐,世代相傳,歷久不衰,至今仍然存在。

  歷史記載,周朝植槐樹於宮廷、里社,漢朝栽槐樹於帝王之家外,京城長安大道兩側盡植槐樹,稱「槐路」,東南有「槐市」,是數百行槐樹下之市場,給當時讀書學子所用,又稱「學市」;唐朝種槐樹於宮廷官府外,更遍滿於通衢街巷,於是有了「槐衙」「槐衢」「槐街」等名稱,全唐詩裡有關槐樹的詩有三百多首;宋代又種槐樹於驛館四旁;明清時期,北京皇都内廣植槐樹,以至於今日北京城大街、胡同、小巷及四合院,留存許多古槐,成為北京文化生態重要的一環;現代種植槐樹則更普遍廣大,槐樹被視作為綠化樹、行道樹、庭院樹,廣為種植和保護,對槐樹的鍾愛往往成為地方的風景和象徵,山西太原市和陜西西安市,就選擇了槐樹為「市樹」。

  中國保存最完整的古代農業巨著《齊民要術》,乃北魏時期政府官員賈思勰所著,書內有栽種槐樹技術的傳授,可見古人對槐樹種植推廣的重視;中國本草學集大成的著作《本草綱目》,係偉大的醫藥學家明代李時珍所著,書內有食槐療疾的記載,從槐葉、槐花、槐實到槐枝、槐膠、槐白皮,均可入藥,有清熱、涼血、潤肝、消腫、止痛之功效。

  唐朝詩人杜甫《槐葉冷淘》詩曰:「青青高槐葉,採掇付中厨;新麵來近市,汁滓宛相俱;入鼎資過熟,加餐愁欲無;碧鮮俱照箸,香飯兼苞蘆;經齒冷於雪,勸人投此珠;願隨金騕褭,走置錦屠蘇;路遠思恐泥,興深終不渝;獻芹則小小,荐藻明區區;萬里露寒殿,開冰清玉壺;君王納涼晚,此味亦時須。」即可見古代食槐文化之一斑;現代大陸北方,也常將初生的嫩槐葉,製作成茶飲,味道鲜美,甘醇可口;採摘鮮嫩槐花,摻上麵粉,蒸雞蛋花糕,烙槐花菜餅,或做金針木耳槐花湯,包槐花餡猪肉水餃,或以槐實、槐膠做菜,都是風味獨特,讓人回味無窮的美食。

  特別是,在中國歷史上,曾經大規模境內移民,有一棵大槐樹,牽動了數百萬移民的心靈,也連繫著他們的億萬後代子子孫孫,譜成動人的移民生命樂章,縈繞天地。

  那是元代末年,華夏蒙塵,人口分布嚴重不均,洪武開國後,勵精圖治,頒昭移民,以開疆拓土,實邊墾荒;政府於山西洪洞大槐樹旁,設立移民官署,在大槐樹下,大量集結群眾,移民外地,數百萬黎民,八百餘姓,訣祖別親,移居冀魯豫皖十八行省、約五百縣,歷時五十年,無論是墾田或戍邊,每逢佳節祭祖,大家皆遙思「大槐樹」,以槐為「懷」,寄托先祖。

  移民者思鄉思親,情懷濃厚,他們思祖念槐,所到之處,廣種槐樹;他們認為,槐是家,槐是親,槐是情,他們懷想,槐是根,槐是祖,槐是神,他們夢鄉寄槐,所居之處,喜以槐命名,因此有槐樹庄、槐樹灣、槐樹溝、槐樹坪、槐樹嶺、槐樹埝、槐樹台、槐子峪、槐窩、槐樹胡同、槐樹街、槐樹巷、槐花巷、槐花街等等,許多長輩給兒孫命名,也常喜歡用「槐」字,還有因種植槐樹得名的園林及建築,如双槐園、植槐書屋、槐蔭堂、雙槐堂、龍槐寺等等,槐名遍布各地,槐樹根、槐樹蔭、槐樹情,槐樹種種內涵與風采,皆轉化為鄉情國魂;如今,洪洞大槐樹成為聞名全國的移民遺址,是海內外數以億計的中華兒女尋根祭祖聖地,古大槐樹也被看作「根」,當成「祖」,成為億萬人心目中的故土,每年熱鬧滾滾的「洪洞大槐樹尋根祭祖節」,成為當地隆重盛事,也成為一種深遠的文化價值。

  凡諸種種,在在證明,槐樹為樹族之菁英,萬木之豪傑,是植物中真漢子、真名士,十方讚嘆,千古認同,愛槐、敬槐、崇槐、尊槐,中國人歷代相傳,長長久久,至今依舊;讚槐、詠槐、頌槐、賞槐,文人學士熱情參與,許多詩詞歌賦傳頌,流布四方;植槐、護槐、用槐、食槐,大江南北、都市鄉村,處處可見,盛況可談可聞;槐文化實在洋洋大觀,真所謂:槐情萬千貫今古,槐香浪漫遍十方,槐樹全身皆是寶,槐風燦爛世代傳。

  身為中華兒女,熱愛中華文化,進而瞭解槐文化,豐富多彩多姿,頗具特色,令人讚歎無已;我願跟許多人一樣,以槐為愛,以槐為榮,以槐為崇,終身學習槐樹之剛直、堅定、樸實,腳踏實地,自立自強,迥然不俗,永遠懷抱理想,追求卓越茁壯,以期如大槐樹之濃蔭茂密,頂天立地,老而彌堅,欣欣向榮,庇蔭一切有緣,並時時惕勵自己,心懷感恩,將「槐」中珍寶與心中「槐」念,與天下有緣人分享,希望大家都能幸福快樂。